98小说网 > 公子别秀 > 第139章 不留脸面

第139章 不留脸面

98小说网 www.98xs.com,最快更新公子别秀 !

    皇宫,御书房。

    夏皇正在看一封折子。

    忠勇伯秦武死了,清吏司调查的结果是,他在登临极乐时猝死,说起来,他们一家也太倒霉了,大儿子被刺杀而亡,二儿子走夜路掉进井里,自己死的就更离谱,年纪大了,还是要节制一点,除非他有自己一样的身体。

    对于自己的身体,夏皇还是很满意的。

    他放下那份奏章,问朱锦道:“密侦司查的结果呢?”

    虽然清吏司已经给出了结果,但他更相信密侦司。

    朱锦道:“回陛下,密侦司仔细查看过秦武的尸体,发现他死的蹊跷,初步判断,秦武不是猝死,而是中了一种罕见的毒,造成了猝死的假象。”

    夏皇表情没有波澜,问道:“也就是说,他是被人刺杀的?”

    “是的。”朱锦点了点头,说道:“不仅秦武是被人刺杀的,秦武死后,老奴觉得,他的二儿子秦睿死的也有蹊跷,便让人调查了一番。”

    夏皇问道:“结果呢?”

    朱锦道:“秦睿之死,结案已久,查不到太多的证据,但他临死之前的几日,市井间曾有传言,说秦睿觉醒了冰之异术。”

    夏皇问道:“这与他的死有关系吗?”

    朱锦解释道:“理应是没有关系的,但老奴总觉得此事透着诡异,就让人查了查,发现过去数年内,王都觉醒冰之异术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死于非命,不仅如此,这几年,各府觉醒此能力的人,也没有一个幸免,陛下可还记得,赵家那位小姐,在数年之前,也曾遭遇过几次刺杀,林秀在冰之异术觉醒之后,更是数次险些丢了性命……”

    夏皇眉头蹙起来,说道:“朕当然记得,朕刚刚撤回保护他的密侦。”

    朱锦道:“现在看来,他会遭到刺杀,恐怕不是因为和赵家的婚约,而是因为他的能力,有人不想让觉醒的冰之异术的人活着。”

    夏皇问道:“查到是谁了吗?”

    朱锦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案子,都是他雇佣杀手做的,不可能直接查到他的身份,但如此痛恨觉醒冰之异术的人,又有能力杀死这么多人,他必定是王都位高权重之人,觉醒的能力是火或是水,更有可能是后者,除此之外,他的心胸必定狭隘至极,没有半点容人之量……”

    夏皇沉默片刻,说道:“朕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朱锦连连摇头,说道:“老奴可什么都没有说。”

    夏皇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就差直接说出太子的名字了。”

    朱锦沉默不语。

    夏皇面沉如水,说道:“冰之异术,何其难得,其中若是天赋卓绝的,未必不能成为国之栋梁,赵家那位,以后定然是大夏支柱之一,林秀若是出事,岂不更是坏了朕的大事?”

    朱锦适时道:“太子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夏皇沉默片刻,说道:“你去告诉他,以前的事情,朕既往不咎,以后他若是还敢肆意妄为,别怪朕不给他留脸面!”

    朱锦道:“老奴遵旨。”

    东宫。

    忠勇伯已死,并且朝廷丝毫没有怀疑,他的死有异常,太子极为满意,这么久了,他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刺客。

    他转身看向身后的宦官,问道:“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对林秀动手?”

    那宦官低声道:“就在今晚。”

    太子正要说什么,忽然面色一正,说道:“这些折子,本宫都看完了,再让人送一些新的过来。”

    朱锦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道:“殿下真是辛苦,若是陛下知道,一定会很欣慰。”

    太子道:“为父皇分忧,是本宫应该做的。”

    然后他才问道:“朱总管不在父皇身边,来我东宫,莫非是父皇有什么吩咐?”

    朱锦看了看太子身后的宦官,说道:“陛下有句口谕,让咱家传给太子。”

    太子领悟到了朱锦的意思后,看了身后的宦官一眼,说道:“你先下去吧。”

    那宦官立刻退下,顺便将殿门关上。

    太子这才重新看向朱锦,问道:“父皇说了什么?”

    啪!

    朱锦一个耳光扇在太子脸上。

    太子脑袋嗡嗡嗡的,震惊的看着朱锦,脑海一片空白,因为过于震惊,甚至忘记了愤怒。

    朱锦看着太子脸上的巴掌印,悠悠说道:“陛下让老奴转告太子殿下,以前的事情,陛下既往不咎,以后你若是还敢肆意妄为,对觉醒了冰之异术的人动手,尤其是林秀和赵府二小姐,别怪陛下不给你留脸面,殿下好自为之……”

    说完,他又对太子躬身行了一礼,说道:“殿下千万不要怪咱家,咱家也是传达陛下的意思,包括这一巴掌,也是陛下要咱家打的……”

    太子脸色阴沉,默然无语。

    朱锦道:“陛下的意思,咱家已经传达到了,咱家还要回宫复命,告退……”

    说完,他就转身离去。

    朱锦刚刚离开,那名宦官就跑进来,担忧道:“殿下,那刺客今晚就会行动,要不要……”

    太子伸出手,制止了他的话,咬牙说道:“不用,父皇说了,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本宫是前几天让他动手的,这可是以前……”

    之后,他又阴沉的开口:“老东西,这一巴掌,本宫记下了,本宫登基之后,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此刻的他,并未注意到,一只已经在他窗外的树上,盘好了一个窝的蓝冠短尾鹦鹉,正趴在窝里,绿豆般的眼睛,不停转动。

    这只鸟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东宫上下,都知道它的存在。

    因为此鸟极为漂亮,且颇通人性,东宫的下人们,还会时不时的喂它一些米粒。

    太子走到窗前,看着那只鸟儿,心情十分愉悦。

    今日之后,这王都,他所讨厌的人,就会少一个。

    ……

    夜已深。

    月光如水,晚风习习。

    林秀和阿珂对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都没有开口说话。

    阿珂这次来王都,其实就是为了杀那恶霸和忠勇伯,现在两个人都死了,也该是她离开的时候。

    她和林秀不一样,她的背后有组织,也会有任务。

    除了王都之外,各地还有很多受欺压的百姓等着他们解救。

    这一次,她在王都,其实已经停留够久了。

    林秀有些舍不得。

    这几天,晚上好不容易有人可以陪他说说话,和他一起修行,阿珂走后,这里就又剩下他一个人了。

    阿珂也一直在沉默。

    这两次的任务,大概是她执行过的最轻松的任务了。

    以前她总是独来独往,一个人完成任务,现在却有人陪她一起,帮她安排好一切,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但她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林秀和她,终究是不同世界的人。

    她曾幻想过,如果他也加入了天道盟,他们以后一起完成任务,一起帮助那些手欺压的百姓,一起欣赏大好河川,一起看日出日落……

    但他有家人,没理由跟着她一起冒险。

    在阿珂看来,他已经够不幸了,她不能,也不愿将他拉进更加不幸的深渊。

    已是子时,两人静静的坐在院子里,都不说话,显得有些奇怪。

    一道微弱的声音过后,从外面翻进来,跳进院子的身影,就更奇怪了。

    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晒月亮吗?

    他刚才在外面听了许久,确定院内无人,才从墙外翻进来,决定让这次的目标,在睡梦中悄无声息的死去。

    可刚刚落在院子里,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林秀和阿珂之间,本来已经酝酿好了一种浓浓的别离气氛,却因为这忽然的闯入者,被破坏殆尽。

    林秀转过头,表情平静的看着他,语气有些不满,说道:“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很久了……”

    林秀和阿珂当然不是没事干坐在外面晒月亮。

    太子府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

    包括今天晚上,会有一位刺客上门找他。

    以及,朱锦今天去了东宫,扇了太子一巴掌,还警告了他几句的事情,林秀也知道。

    看来,忠勇伯的死,还是吸引到了密侦司的注意。

    半年之内,一个忠勇伯府死了三个,他们可能顺藤摸瓜,查到了秦睿之死的异常。

    只是让林秀没想到的是,夏皇居然这么快就锁定了太子,看来他手下的密侦,也不都是像老乞丐和货郎那样不靠谱的家伙。

    对于刺客上门,林秀早有预料,那刺客却被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不好!

    任务暴露了!

    他要刺杀的目标,居然提前在这里等他,难道是雇主故意泄露了他的踪迹,这桩大生意,表面上是请他出手杀人,实际上是仇敌想要借机除掉他?

    短短的一瞬间,这刺客心中千回百转,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

    但他根本不可能逃掉。

    他才刚刚转身,一把短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阿珂握着短剑,冷冷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不过下一刻,她就觉得身体一软,连一丝力气都没有,竟是连兵器都握不住,要不是林秀及时的上前扶住了她,恐怕会直接跌倒在地上。

    那刺客此时已经腾空而起,但就在这时,黑暗之中,忽然弹射出一道银色的弧光。

    弧光一闪,便进入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瞬间麻痹,从空中跌落。

    一点寒芒划过夜空,他捂着喉咙,睁大眼睛看着林秀,鲜血从指缝中喷涌而出,眼中的光芒逐渐消散。

    林秀一手持枪,一只手抱着全身无力,明显是中毒了的阿珂,说道:“要不还是别走了吧,你这样行走江湖,让我怎么能够放心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