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幽影界的造访者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幽影界的造访者

98小说网 www.98xs.com,最快更新黎明之剑 !

    虽然还无法直接窥探到众神神国内部的真实情况,但目前已经有大量的间接线索可以让高文推测众神遭遇了什么——各个教派的高阶信徒无法再感知到神明的“注视”,对高阶神术的祈求过程变成了某种机械化的“呼叫”和“应答”,而这两条都是“纯粹神性”的典型特征。

    在这一点上,身为圣光教会圣女,而且曾经亲自以意识形态造访过圣光神国的维罗妮卡有着最高的发言权,因为圣光之神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而这一切,都是在夜女士“造访”了众神之后发生的,再联想到之前在教堂里找到的那些线索,这也就难怪高文会怀疑夜女士实际上是把众神都给揍成植物人(神)了……

    他也知道这个猜测过于匪夷所思,但想到之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难道……夜女士消灭了众神的人性?或者是用某种方法让祂们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也一度这么怀疑,但这有个站不住脚的地方,”维罗妮卡微微皱着眉,摇头说道,“夜女士为什么要消灭众神的人性?或者换句话说,既然祂有这个能力,而且选择了出手,为什么祂不消灭众神的神性?要知道在神灾发生的时候,真正威胁凡人的应该是机械化运作的神性才对,众神的人性一面反而应该是我们的盟友……这根本说不通。

    “更何况我们之前也讨论过,夜女士如果真的想帮助这一季文明,那祂应该不会直接出手‘消灭’任何东西。”

    高文微微皱眉,注视着维罗妮卡:“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并不认为众神的人性面是被摧毁了,”维罗妮卡略作思索,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更倾向于……众神的人性仍在,而夜女士通过某种方法让祂们的人性部分获得了一定的‘自主’能力,从而让这些人性可以主动选择回避尘世间的祈祷。”

    高文瞬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而这个结论显然出乎他意料:“夜女士的‘出手袭击’导致众神的人性面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自由?而那些获得自由的人性此刻是在主动隔绝与尘世的连接?”

    “或许不止如此,”维罗妮卡表情平静地注视着高文的眼睛,“神权理事会一直以来的行动都是在有计划地对众神‘解绑’,以凡人之力尚且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夜女士这样强大的古神亲自出手,祂应该不只是想给众神的人性面一点点自由那么简单。”

    高文心中一时间冒出了诸多猜测,而在所有猜测的末尾,他所有的疑问最终都汇聚到了一处:“如果我们此刻推测的都是真的,那……众神的‘人性’现在都去哪了?”

    如果夜女士真的通过某种手段(强力殴打致使质壁分离)让众神的人性面彻底获得了自由,甚至完成了神性和人性的分割,那这些能够自由活动的人性半身总该是要做点什么的,但现在却没有任何一个神明尝试与尘世间联络,这完全不符合高文对众神人性化之后的印象!

    想想当初获得自由之后整天在幽影界疯跑的弥尔米娜,想想终于能站起来之后几天之内就把忤逆庭院造成菜园子的阿莫恩,再想想现在已经彻底放飞自我,连“我今年两岁了”都说的出口的茶叶蛋,随便哪个例子都足以说明一件事:这帮憋了成千上万年的神明就没有一个是安分的,凡人为他们塑造了宝相庄严的外壳,但这些外壳下面全都是一颗颗快被憋出神经病的心,而这也完全符合“人性”的概念,那么问题就来了——

    现在夜女士让众神的人性都获得了自由,那么这些松开了链子的神明会乐意继续在自己的神国里坐牢么?那必然是不乐意的,可他们却没有哪怕一个站出来透透气的,这就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他们另有使命,必须继续在神国中筹谋些什么,要么就是夜女士劲儿使大了,受害者可能都还没醒……

    高文这边一不小心就又联想到了奇奇怪怪的地方,但这一次他的联想刚冒头就被打断了:一阵急促的嗡鸣声突然从书桌边缘传来,他循声望去,看到魔网终端表面的符文正在迅速闪烁,而终端上空则浮现出了一个很特殊的符号投影。

    那是神权理事会的高权限通讯标记,当这个标记亮起的时候,便意味着发生了直接与神明有关的事情。

    高文立刻示意维罗妮卡去关上了书房的大门,并随手激活了房间里的隔绝结界,在确认一系列防护和监控系统都在正常运行之后,他才伸手接通通讯。

    魔网终端上空的全息投影抖动闪烁了几下,很快便形成了清晰的影像,巨鹿阿莫恩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全息投影中。

    高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位突然来联系自己,他的声音有点惊讶:“发生什么事了?这好像是你第一次使用这个频道……”

    “出了点紧急状况,”阿莫恩朝这边探过头来,他身旁有微光闪烁,似乎在画面之外还有什么别的身影在活动,“你最好亲自过来一趟——有三位特殊的‘客人’想见见你。”

    高文闻言一怔,下一秒,他便隐约猜到了什么,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我过去看看情况,”高文一边对维罗妮卡点头说着一边从书桌后站起身,紧接着又对身旁的空气一招手,“琥珀。”

    他话音刚落,空气中便浮现出了一道暗影裂隙,一个娇小的身影一边往外钻一边嚷嚷着:“在呢在呢,一块去是吧,等……哎旁边那个谁帮个忙,拉我一把……”

    维罗妮卡面无表情地看了被卡在暗影裂隙里的琥珀一眼,伸手把后者从里面拖了出来并递给高文,高文则上前轻车熟路地把对方往胳肢窝下面一夹,迈步走向书房大门。

    ……

    幽影界,忤逆庭院深处,规模庞大的金色橡树一如既往地静静伫立在一片昏暗的天地间,橡树周围散发出来的微微光辉柔和地照亮了整个庭院,照亮了那些郁郁葱葱的植物以及分布在一片片苗圃之间的大型魔导机器。

    阿莫恩刚刚结束了和塞西尔城的通讯,这时候正静静地卧在金色橡树旁,而在他面前则又有三个和他比起来体型要娇小许多的身影,她们是三位气质优雅姿容美丽的女性,有着如麦穗般金色的长发和明媚的面容,上半身线条婀娜,下半身却是麋鹿,赫然正是执掌丰收与大地的三位女神——地母盖亚,丰收之神伊芙,以及春之女神芙洛拉。

    三位本应居住在丰收之庭,在神座上接受凡人膜拜的女神此刻竟就这样站在阿莫恩面前,站在这郁郁葱葱的苗圃之间,她们看上去有些拘谨,甚至有些紧张,而阿莫恩看着她们的眼神则似乎有点困扰,在犹豫再三之后,阿莫恩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那什么,要不你们还是擦擦脸上的血?看着怪吓人的……”

    “多谢您的好意,尊敬的自然主宰,”三女神中的长姐盖亚立刻微微摇头,她的嗓音低缓柔和,“但这是暗影神力侵彻之后留下的伤口,唯有时间方能治愈。”

    听着对方的话,阿莫恩顿时就是一激灵:“不擦就不擦吧,‘自然主宰’这几个字能不能别提了,我现在听这个称号就有点紧张……”

    站在盖亚身旁的伊芙微微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这……好的,那我们称您为阿莫恩阁下应该没问题吧?毕竟我们姐妹三人在上古时期从您的领域中分离出来,虽然我们并没有那个时期的清晰记忆,但从传承上讲,您应该相当于我们的兄长……”

    伊芙话音未落,刚才没有开口的芙洛拉便忍不住插了个嘴:“其实也可以视作是父母——更严格来讲是母亲。”

    阿莫恩在旁边听的青筋都快起来了,但面对三位态度谦逊友好的晚辈他又不能随便发作,而且他也知道眼前这三位属于是刚刚溜出来放风,在言行举止上肯定还摆脱不了以前的影响,所以就耐着性子:“你们完全可以不必在意这些,我也不在意,神职上的传承与领域上的拆分对现在的我们而言已经是无关之事,你们得学着适应这种看待万物的新视角,否则就很容易再和你们的神性产生联系——在这一点上你们比我更危险,因为你们的‘解绑’本就不是通过正常手段完成的。”

    三女神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长姐盖亚的表情看上去格外郑重,她以某种在阿莫恩看来都有点夸张的认真态度鞠了一躬:“非常感谢您的警示!”

    “你们也不用这么激动……”阿莫恩语气有点尴尬,“只是些经验之谈罢了。”

    “这些经验相当重要,”丰收女神伊芙一脸认真地看着昔日的自然主宰,“我们没有任何做人的经验,女士也不曾告诉我们这方面的事情,所以您的提点对我们而言意义重大。”

    “夜女士什么都没跟你们讲么?”阿莫恩下意识地挑了一下眉头,“祂把你们给……额,我是说完成‘治疗’之后,祂就直接走了?”

    春之女神芙洛拉回忆了一下,摇摇头,但她刚想说些什么,周围苗圃之间设置的那些大型魔导装置便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嗡嗡声,这突然而来的动静打断了三位女神的动作,芙洛拉一脸警惕:“这是什么?”

    “不用紧张,只是反神性屏障发生器在转入高功率模式,”阿莫恩却很淡定,“庭院通往外界的出入口正在开启,看样子你们要见的人来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阿莫恩的话,他这边话音刚落,庭院那条小路尽头氤氲的防护屏障便突然打开了一个缺口,紧接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便出现在几位翘班神明的视线中,阿莫恩朝那边看了一眼,随口跟三位客人说着:“喏,那边那个就是高文,神权理事会就是他号召组建的,旁边那个小矮子……嗯?你们这是怎么了?”

    阿莫恩这边话说到一半便突然发现三位女神的表情有些怪异,只见她们目光死死盯着正朝这边走来的高文……身旁的那个娇小身影,春之女神芙洛拉甚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紧接着便听到丰收女神伊芙紧张万分地在那小声嘀咕:“不……不是说疗程已经结束了么……”

    阿莫恩:“……?”

    别说阿莫恩的一脑门子问号,正跟在高文旁边往前走的琥珀这时候才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她远远地就看见了正站在金色橡树下面的三个身影,并且一眼就认出了那正是供奉在丰饶神殿中的三位女性神明,当场就知道今天要有大事发生,却没想到三女神紧接着就齐刷刷地把目光都投在了自己身上——她是分辨不出三女神的眼神有什么深意,就只觉得毛骨悚然,下一瞬间就直接闪到了高文身后,同时低声惊呼:“那三位什么毛病?”

    高文在看到那三个身影的时候心中也是一动,尽管他来之前就猜到了阿莫恩口中的“三位客人”是怎么回事,但真正看到之后仍免不了心绪起伏,这时候又看到三女神的异常反应,脑海中的各种线索几乎一瞬间就串联到了一处,他回头看了正藏在自己身后的琥珀一眼,心中了然之余低声开口:“放松点,我想……这锅还是在夜女士身上。”

    “那又不是我!”琥珀语气听着都快哭出来了,“我的本事你是知道的,等会情况不对你可得罩着我啊,好歹我是你的护卫……”

    听着这货语无伦次的叨叨,高文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该从哪开始给她找话里的毛病,只能是硬着头皮带着这家伙来到了金色橡树下,而在这个过程中三女神的目光几乎始终不曾转移方向,只是由于琥珀藏到了他身后,这三道目光便直接落在了他身上,尽管这目光中没有丝毫敌意,也没有丝毫额外的力量,可仅仅是强大生物的注视本身便足以让人格外难受——幸好高文曾有与各种神明正面相对的经验,这点压力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先是与阿莫恩点了点头打过招呼,紧接着便看向了三位女神——她们的体型相对娇小,可那却是和阿莫恩这样压缩之后仍如房屋的体型相比的,在高文面前,这三位女性神祇照样是将近两人高的“大型生物”,但即便有着这样的身高差,当高文平静的目光注视过来时,丰饶三神仍瞬间感受到了某种……无言的力量。

    那是无论有着怎样的位格差异,无论有着怎样辉煌的神权冠冕,皆会在其眼前众生平等的注视,是可以与错乱之龙正面相持,与上层叙事者正面对抗,与这颗星球上最古老和最疯狂的造物平等相待的……态度,在这淡然平静的注视下,巨人般的神祇也下意识地垂下了头颅。

    盖亚这时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注视相当失礼:“抱歉,我们只是……有些惊讶。请问这是……”

    显然,她此刻已经从气息上辨认出了那个矮小的身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尽管心中的紧张惊惧仍未退去,但她知道自己可能是认错了。

    “这是琥珀,我的护卫。”高文平静地说道。